注册 登录
夜夜城 返回首页

粒子在的个人空间 http://yeyeclub.com/?34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老战有戏,是因为有了个川妹子做老婆

热度 2已有 41 次阅读2018-6-25 07:28 AM |个人分类:原创散文|系统分类:诗歌散文

老战有戏,是因为有了个川妹子做老婆


想起老战,就觉着他有戏不是因为他是山东老乡,而是因为他有个川妹子的老婆在贴身训导和服侍。这,其实不难看出,因为老战浑身上下,从那儿看都带了点川味道,耿,直,辣,而且麻,说话大声大气,一点没有任何避讳的意思,你看他说话的那个劲,不就是又麻又辣,又不顾别人的脸面么?所以说,他必定有戏,因为有了那么多的川味儿,不成大事都不成。不过,话又得说回来,成就大事业,可不是说钱,钱对于孔夫子老家的人来说,有点儿搁不上台面,所以,不是钱的问题。其实,老战也未必有钱,看他那个抠唆劲,就知道他八九成都没什么钱。不过有钱和没钱都不打紧,四川汉子的气度倒是一定具备的,这,就是媳妇调教的好的结果,要不然,他可是老人家孔夫子的家乡门的,温良恭俭让可不是一点点,哪能那么轻易的就被改造了?所以,找媳妇还得四川妹子,辣,麻,烫不说,还会给你气度和魅力,这对咱们男人不是很有些吸引力吗?


其实我原本不认识老战,这次因为与老董一起来青城山玩,老董图方便,便约了久居成都的老战来给我们带路,老战是老董的老同学,叫老战来带路,就老董来说很是自然因为他两个是发小,又是山东老乡,而对我这个外人来说就有点不好意思,不过老董说这没事儿,那就沾沾老董的光顺个方便吧。于是我们在犀浦车站认识了老战,不用说,老战一看就是个典型的山东汉子,说话急促直爽,不拐弯抹角,还带着点劲儿。见面了,没人给我介绍,也没有自我介绍,招招手,算是招呼了,山东人就这个个性,没说的,朋友的朋友就是朋友,不见外。他带着我们走,走的飞快,不像是七十大几的人,这也是山东人的脾性,做的永远比说的实在。


走了一路,算是认识了老战,却也不尽然,我是只知道老战姓战,有点脾性,什么名字,以前做什么事,在什么单位,一概都不知晓,甚而到了如今也还是不知其所以然,老董没介绍,老战也没自我介绍,我当然更不好私下打听了,人都有不愿意让别的人知道的事情,所谓隐私吧,自己不说,别人是不好打听的,瑞士人就都是这样,这是他们的处世规矩,我当然得学着点,要不然,人家会说你不懂事,没教养。于是,我不问,李紫是瑞士人,又向来乖巧,当然也不会问,于是,我们就糊里糊涂的跟着老战走也好,省了不少要打听的心思,乐得自在,坐享其成。


其实老战这个人,不用打听就能猜到他是个地道的山东,那个很不一般的姓就是一个证据,除过孔夫子老家,哪儿还能找出这么怪癖的姓来?对此老战挺自豪,他说,连百家姓里也找不出这么个姓来!也别说,还真是的,确实找不出来。老战虽然姓了战,他却不是个好强爱斗的人,即使在文化大革命那会,人人都争着抢着响应伟大号召,又是批又是斗的,他可从来都不去凑热闹抢着参加,落个逍遥也好,消极也好,他都不在乎,反正他来自沂蒙山老革命根据地,出身又没问题,没人能抓住他的什么把柄,落得个消停自在。不过话说回来,山东汉子还就是山东汉子,豪爽了不说,还耿直倔犟的要命,认准了的事,就是一根筋的不回头。这不,我们这次去青城山玩,他带路,大七十的老头子,大热天的,二话没有,说来就来了,说走就走,领着我们找东找西,住农家乐,盘算着怎么怎么省钱省力,哪个为人民服务的劲儿真是没得可说的,如果让他当了人民的领导,老百姓肯定能跟着不少光。我一直想和老战讨论讨论他这个生僻的姓氏的来源,但是始终没好意思开口,因为一看到老战那副耿倔的样子,就生怕一句话说不好,引来一连串生倔老呛的话来,所以就只好把到嘴边的话压住,待后再说了。


我和老董都是第一次上青城山,根本就不知道怎么走,听他指挥。走着走着,路分了两岔,走南走北,得听他说,我们感觉应该靠西边走,他偏要我们往东边走,走不了几步,又汇合了,其实从哪边走,我看都一样,可他就是认定了不一样,执拗,与他计较简直就是个说不清道不明的事,索性随他的理好了,我们尽管低头走路,也好,的确省了不少心思和精力


老战陪我们在青城山转了整整两天,走了不少山路,汗出的不少,劳累的够呛。其实,他已经来过这里好多次了,我们一再给他说,你指给我们路就成,我们能找到,别陪着了,可是他就是不,一定要陪着,上上下下,七十多的老头子,既不游又不玩,干受着累,还要倒贴着钱,图什么了?只为给我们带路,怕我们迷路,就和我们是他家小孩子一样。我们说说他,他反而说老同学来了岂能不尽心尽力,谈什么受罪!哪神态,好像反而是我们的话说错了!


回到成都的两天里,他又陪着我们满城转,游了这里游那里,效率高,没消停,去锦里还正赶上下雨,差点淋个落汤鸡,他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这不,他听老董说我和李紫明天要上路了,于是晚上叫了他的四川老伴来,一起给我和李紫送行,专门请我们去吃地道的川菜馆子,端上来的确实都是地道的川味麻辣菜,正要吃,他突然想起我们都是北方人,吃不了太辣,于是好一阵自我埋怨,好像他请我们吃川菜,辣了我们,是他的错。说归说,其实我们并不在意,可是他自己却内疚的不成,一再埋怨自己没搞周到我很理解,山东人的特点,仗义,为朋友两肋插刀,重情重义。


饭吃饱了,酒也喝了不少,不过说真的,还是想再喝喝那是老战自己酿的酒,还真是好喝,一杯下肚,不一会儿肚子里面就开始咕咕暖暖的发热,舒服的很,还不上头,这我这个胃寒的人简直就是一剂良药一问之下,才知道这酒是老战自己酿制的,我赶紧说,老战,这酒好,不上头,后经大,还暖胃,有药性,总结总结,把配方写下来,申请专利,成立公司,批量生产,退休了没事干,这不就是大好事吗?我着急,老战却一点也不着急,他说,这是我从别人那里学来的,不是我发明的。我说,把配方改改,加上一两味暖胃的调料就成,照样行得通,干不?我参股。老战不接茬,还一副很不以为然的样子。


饭后,我有点晕晕乎乎的,老董扶着我走,说好了明天与老战再见,但是一早又有约,只好先结账走人了,终于没能再见着老战。走着走了,一想,到临了,我也还是不知道老战的名字,有点遗憾,细细又想,好像听说过他是工科出身,研究生毕业,在大学里教书,应该是教授级的专家了。对不对呢?不能肯定,其实对与不对都不重要,只要这个人好,其它,其实都是不重要的。你们说,对吗?


20180610香港至苏黎世飞机上

2

鲜花

支持

搞笑

难过

路过

迷惑

雷倒

砸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上一篇: 答一位朋友,我是一粒尘埃
下一篇: 川味儿的怀念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老蔡  (1)   2018-6-28 04:51 PM
“好像他请我们吃川菜,辣了我们,是他的错。” 生活中真有这样的人。能交上这样的朋友是一种福分。
回复 粒子在  (2)   2018-7-5 11:45 AM
老蔡: “好像他请我们吃川菜,辣了我们,是他的错。” 生活中真有这样的人。能交上这样的朋友是一种福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GMT-8, 2018-7-20 03:31 PM   美国太平洋标准时间 (非夏令时)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3 - 2016   夜夜城   yeyeClub.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