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夜夜城 返回首页

花花世界的个人空间 http://yeyeclub.com/?1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不归的复仇者》第六章

已有 406 次阅读2017-3-7 06:34 PM |系统分类:小说

27

    午后,离开了资料室。

    原田义之走在街上,又瞧见了那憔悴而深眍的双眼。街上的行人纷经杂沓,有男人、女人,也有老人、孩子,无论是谁都洋溢着满足的神色,至少不存在挨饿的人们。

    原田在心里描绘着的,是这些人的背后,库拉西岛的饥饿地狱。被描绘的那三十多年前南方一小小环礁构成的地狱图,今人感到是骗局。

    原田坚信,袭击原田一家的悲剧根源,就是从那里延伸出来的。

    “是热带传染病研究所吗?”

    原田嘟哝着,走开了。

    有一面墙耸立在眼前,这就是战后之墙。要推翻它!

    明白了库拉西岛的存在,又明白了岛中教授和中冈干事长在库拉西当过大佐,也明白了父亲以及三个伙伴曾被遣往库拉西岛,推理的脉络纷繁。再往后,要是能探知道在库拉西岛上有什么,那谜就迎刃而解了。

    倘若仅仅根据尾形所说,那是不存在什么谜的。军官和士兵间相互轧辗,遂起杀意。可是,饥饿岛的杀意,在经过三十余年后的今日,却爆发出来——令人不可思议。姑且认为爆发了,那也只能是士兵报复军官,不能认为父亲和三个伙伴反被军官杀害。这种道理是讲不通的。

    可是,最令人生疑的两人,没有曾被派往库拉西岛的形迹,然而在兵籍簿里却又有记载——他们是昭和十九年二月从库拉西岛撤退。曾被派往该岛是确凿无疑的。

    热带传染病研究所——

    余下的问题就在这里。作为军医大佐被遣往传染病研究所,这是一般常识。但是,研究所的历史却隐匿在冥冥黑暗之中。在同一小岛上,却与守备部队毫无交往,甚至在什么时候彼全部毁灭也无人知瞌。而且,在厚生省的记录,防卫厅的战史记载中都没有。是何地的什么人在那里服役呢?简直无从得知——

    怎么办好呢?

    麻烦就在这儿。曾作为报社记者的尾形没有调查清楚的事情,原田当然也不可能调查清楚。仅听说是从各地抽出来而汇集到一起的工作人员。

    望见的目标又失去了,原田感到焦躁不安。

    这是可以想象的。

    岛中和中冈是军医。热带传染病研究所极有可能是研究秘密武器——细菌。细菌武器是国际条约规定禁止的,所以不能公开,就只能借研究热带传染病之名,极其秘密地进行研究。

    因为极其秘密,配属人员便可能没有记录,就象尾形说的那样,把所有被毁灭了的人员都说成是在战场上阵亡了。要严守秘密,就必须禁止与守备部队交往。

    研究人员会被消灭了

    可只有岛中和中冈回国了。

    假设如今的事件就是从研究所那里发端的,那除了岛中和中冈之外,在全部被消灭的研究人员当中,一定包括了父亲等四名士兵。但是不知他们由于发生了什么事件而幸免一死——

    俘虏了?

    突然,原田收住了脚步,尾形没有当过战时俘虏,而是从库拉西岛直接回米的,与盟军的接触仅仅是空袭。这自然不会成为俘虏。

    父亲等四人到过科罗拉多州的收容所,成为战时俘虏。驻扎在库拉西岛的残存部队,是在战败那年的九月,由日本政府的特设医院的船接回国的,仅仅是解除了武装,作为复员兵而不是作为俘虏。八百人在别府着陆,直接送往医院。这些都在尾形的书中明确记载着。

    父亲他们在库拉西的研究所,并且成为战时俘虏——从这里能得出什么结论呢?——

    逃亡吗?

    倘若是逃亡,成为俘虏,这是完全可以想象的。从昭和一十九年至昭和二十年,内南洋群岛已处于盟军的控制之下。四人若是逃出库拉西岛,大概是乘坐橡皮船之类的。在西加罗林群岛周围有众多的岛屿和环礁。

    想从本岛逃往其它的什么地方而被盟军俘虏的可能性极大。

    “是这样的吗?……”

    原田继续走着。

    父亲等四个士兵,为什么要逃亡呢?又没有被饿死?而且,是迫不得已地从研究所逃出,在此之前是否存在有排挤四人的纷争呢?

    归国的岛中和中冈,在三十余年后的今天,偶然地发现了四个逃亡士兵。两人如今虽然已成为日本医学界巨头和左右日本政局的干事长,却仍然冒着可能丧失其地位的风险,铤而走险,杀了四人。必须要用地位、人生进行赌博的过去,就是在那热带传染病研究所——

    那里,有什么呢?

    不可能仅仅是因为内部纷争吧?关于这点,可以从四人殊死逃亡中大体可知,也可以从四人作了美军的俘虏,至现在中央情报局还在继续寻找什么这一事中得到证实——

    是细菌武器吗?

    想象力在这里又搁浅了。

    要是细菌武器,而且四人掌握了这一秘密,那三十余年后这血腥杀人案件的出现,是可以想象的。

    原田进入了车站。

    这堵墙依然挡在面前,想象终归是想象,连只鳞半爪的证据也没有。姑且认为上述的推理都是事实,也不可能翻越这堵墙。倘若找不到研究所的残生者,那就毫无办法将想象变为事实。活着的人只有岛中和中冈,但谁也无法从他们口中掏出证词。

    知道实情的四人,已不在人间了。

    原田乘坐上地铁。

    返回新宿的,不到四点。

    出了车站,原田向旅馆走去。

    突然,注意到了谁的视线。原田转头一看,在后面的人群中,就有上午见到的那个男子。任凭那男子身体如何变化,却不能变相,在他的周围浮泛着孤寂感。

    全身的肌肉都缩紧了,那男子如同高效粘液一样贴在皮肤上,让人难受。他宛如毒蛇那样潜藏着,纹丝不动地等待着原田从资料室出来——

    是杀气?

    是这样的,那男子毫不隐讳自己的存在,当原田注意到他时,已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又站在自己的背后了。这就是作为行凶者的异样行为。可以看出,在这异样中,包含着自信和冷酷的杀意。

    “好,要是这样……”

    原田嘴里嘟哝着。

    一定要决一雌雄!

    原田见到的是繁茂的推理枝叶,繁茂得遮掩了枝干,核心的枝干则不能见到。而且也无法能再见到,已紧紧地封闭了。如果说现在能做什么,那就是袭击这个行凶者。倘若他招供了指使者,那就有证据了。

    有了证据——仍然同以前一样,要复仇。杀人凶手自不待言,还有主谋,要用自己的手杀死他们——

    干、干!

    他强烈意识到要采用非常手段。不用非常手段,是不能对付对手的。最好是作出一副调查搁浅的模样,这样反而可省去麻烦。倘若能得到他的自白,便可一举成功。

    原田走向旅馆。

    峰岸五郎在旅馆的走廊上。原田默默地进了房间,峰岸也往来了。

    “到新宿暑去,所以顺便来看看。”

    峰岸惦念着原田的事。

    “那个女人,就是芝村叶子的事,知道了吗?”

    原田问。

    “那个女人以前叫川田宏,是根来组内一个成员的妻子。那个川田宏今年二月六日去向不明,二月二十日重新在东京出现。芝村是本姓①。上京之后,随即就住在那里。”

    ①本姓就是女子在结婚前所使用的姓。在日本,女子结婚后都要改随夫姓。

    “这是怎么回事?”

    “恐怕,芝村叶子是作为人身供品献上来的,丈夫被杀了吧。这是可以想象的。中冈是施虐淫者,普通的女子不能满足。即便是用钱买的,要是过份虐待,就会逃跑。根来组看中了叶子,于是便除掉了她的丈夫。这个供品,是作为组织献上的,叶于若是背叛了,则要被杀,若有同伙也要被杀。可能威胁过她,不仅是本人,连亲属也要被杀。”

    “那么,代价呢?”

    “从中冈作运输大臣时起,根来组就飞黄腾达了。”

    “果真如此。”

    “在知道中冈干事长的存在以前,我还以为是岛中教授雇佣的行凶者,好容易才知道,似乎是根来组的。”

    “中冈命令的吗?”

    “不是命令吧.根来组和中冈的利益是紧密相连的。中冈只要稍许透露说自己濒临危险,根来组就会立刻来消除中冈的敌人。凶手一定是根来组雇来的。”

    “凶手?……”

    原田想起了那个身影孤愁的跟踪者。

    “你想到了什么?”

    峰岸已觉察到原田在沉思,好象有什久已事,呈现出一种懈怠感。

    “碰见了一堵巨墙……”

    原田陈述了从尾形那里听到的事情。

    “是热带传染病研究所?”

    “线索就在那里消失了。倘若真是研究细菌武器的,那事到如今,无论如何也无法查明事件的真相了。军方的意图,就是连一切与此有关人员的档案都不建立,可能考虑到战败而消除证据,也许已经把研究所的所有人员都灭绝了……”

    原田缄口了。

    “作为饿死人员处理而全部杀害了?”

    峰岸发出沉重的声音。

    “父亲等四人,可能事先觉察到这点,因而逃亡了……”

    “有可能。不过,倘若仅是如此,那你父亲等人就不应该到了战后,还在用幽灵户籍隐匿。相反应该去找岛中和中冈,告发他们。”

    “这种事?”

    关于这点,原田还不大明白。

    姑且就认为是研究细菌武器,包括你父亲在内的四名逃亡者,可能也犯了同样的罪。研究所里可能试制出了什么奇异的细菌武器,暗中也对美军使用了。中央情报局觉察到了这一秘密,便开始着手进行调查战争罪犯一类的事情——虽然推测显得有点荒唐……”

    “要是这样,那为何岛中和中冈又不惧怕中央情报局呢?”

    “是呀……”

    峰岸沉默了。

    “无论向什么方向推测,这一事件都搁浅了。在热带传染病研究所,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总不可能超乎想象之外吧?”

    原田的视线落在了桌上。

    在这短暂的时间内,两人都沉默了。

    “唉。”峰岸从床上移到椅子上。“正在想什么?”

    “其它事情。怎么啦?”

    “隐藏可不好哇。”

    “……”

    “不行。看你这神色,好象在思考什么重大问题而下定了决心似的。”

    “出现了一个行凶者。”

    决不能躲藏起来,要接受这个挑战。成败在此一举。如果,自己的运气不佳而被杀死,那今后的事情就全权拜托峰岸了。

    “确实是吗?”

    “是的。”

    “那么,你如何打算的?”

    “给那家伙设个圈套,而且抓住他后要拷打他。别无它法了。”

    “那个家伙,危险呀!”

    “危险,这当然知道。”

    “什么时候干?”

    “今大晚上。那家伙已把我盯上了。若能哄他上钩,今晚就结束他。”

    “不好吧。”

    “叫我作罢才不好吧。”

    原田目光迟钝地望着峰岸。

    “不是作罢,而应该计划一下。”

    “不,待一会儿再考虑。”

    “这么办。到了晚上,也就是说在七点钟,你乘出租汽车回自己家里去。”

    “回家?”

    “是的,你若回家,那家伙一定会来袭击。在你回家之前,我先去。一定。”

    “你?”

    “我若不去,你可能要被杀死。这不是一个寻常的对手。”

    “那怎么行,你不是警察吗?”

    “又不是去作什么别的案。”

    “可……”

    “别说了,就这么干。六点以前,我到你家去。钥匙给我。”

    峰岸站起来,伸出手。

    “先说好。”

    峰岸一介入,拷打之类的事情就干不成了。

    “那么,就劳驾你了。从现在起,还有好几个小时,你让跟踪者钓着你。怎么行动,你决定吧。”

    峰岸的手还未收回。

    “你打的什么算盘了对你来说,不是坏事。”

    “不友好的行动。”

    原田把钥匙放在峰岸手上。

    “总比死了好。”

    峰岸走了——

    警察的本性。

    峰岸不止一次地救了自己,这是不能忘却的。可是,如今的峰岸一反常态,虎视眈眈地盯住事件。正面不能突破,就迂回收集能击中要害,恰到好处的情报。原田把在此之前峰岸的行动,看成是对自己的好意,是对已故妹妹的怜悯。然而,以前的看法不一定正确,峰岸的目的是为自己,给我提供情报,是为了加倍索取。

    峰岸最终打算怎样处理这一事件,不太清楚。他会不会认为,要想掌握这一牵涉到超级人物的事件真象,对自己来说是太棘手了。

    “季美……”

    原田轻声嘟依着。他感到身上寒冷异常,如同北风刺骨。父亲和季美是这样,自己也是这样,都是些多么弱小而可怜的生物啊!

    28

    六点三十分,原田义之出了旅馆。

    他向自己的家走去。这时的新宿,仍然熙熙攘攘。

    那男子是否在跟踪不清楚,大概还在吧。那男子是个老练的家伙,在白天无论如何不会袭击,一定会等待夜里。

    步行回家是危险的,这原田也知道。可是并没有叫出租汽车,他很快地向四谷方向走去,提防着车辆。有可能那男子在车内边开边袭击。再说,从车上跳下一群根来组的,不容分说地将自己绑架走,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原田继续走着。

    那男子可能仍在跟踪吧。也许,已换成另一个人了。无论怎么说,只要原田一行动,那男子也会出动,这是可以肯定的。

    原田在祈祷,但愿那家伙现在不要采取最后的行动,若是夜里来袭击,峰岸正在那里等待。这样一来,他便无路可逃了。

    那男子可能不会来袭击。原田返回自己的住宅,在那里设下圈套,这是一般常识。况且他若是一连串谋杀的凶手,那原田家就是凶杀现场。再次进入杀害父亲、妹妹的现场去杀人,大概不会吧。

    不过,那人也许并不介意。原田感到他身上有一种孤寂感。他以杀人为职业,情感在他身上已经不存在了,他身上的任何地方,都充满冷漠。可以说,这家伙已将整个人生都赔在这上面了。

    结局将会怎样,原由自己也不清楚。

    不能让那男子袭击得手。要是在其它什么场所,两人还可以较量一番。了明事件真象的通道,现已被封闭着,在这家伙的身上,存在着最后一线希望。成败在此一举。若决斗胜利,就要从这男子身上得到口供。

    原田不愿让峰岸来打搅。

    回到了家。已是久别来归了。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开了门,进去。门没锁。家里一片漆黑,冷飕飕的,一股霉味扑鼻而来。也许这正是死亡的气息。

    峰岸在会客室,是父亲和妹妹被杀的房间。

    “一个人吗?”

    原田感到莫明其妙。他认为峰岸会带着部下,也许已经潜伏在什么地方了吧。

    “有我足够了。”

    峰岸轻声回答。

    原田取出威士忌。

    “想来点吗儿?”

    原田掺水配成两份,边喝边问。

    “不要说话。我在这屋不能动,你可以任意行动。约莫两小时后就关灯睡觉,别再想着来不来的事情。”

    峰岸一饮而尽,靠在抄发上,抱着胳膊,闭上眼睛。

    “好吧,任意行动。”

    原田独自饮酒。

    喝了几杯之后,原田出了房间,打开积压的信件,并写了需要回复的书信。然后,又整理了书斋,把不要的东西,装进废物桶里。

    住房正在出售,不知何时就会有人来买,稍事整理是有必要的。

    大约过了两小时左右,自己的东西整理完毕。而父亲和妹妹,再就是亡母的遗物还没有动。不知该怎样处理。虽然明知没有什么用了,可要扔掉却又下不了决心,尤其是妹妹的西服之类的东西更是如此。

    还是达观一些,他返回会客室。峰岸仍旧同一姿势闭着眼睛。原田默默地回到书斋。峰岸的想法不清楚,单人前来,两个多小时,抱着胳膊,纹丝不动,表情严肃,简直不象警官。峰岸抓住那男子究竟要怎样处理?

    原田熄了灯。

    十点钟不到。

    取出枕头,原田躺下了。枕下放着学生时代常用的木刀,没有其它目的,那男子若进来了,就用它搏斗。家里亮着灯,决不会遭到攻击,但灯灭了,那对手就会用无声手枪进行了。然而,即使用木刀,也要等待。

    况且,还有峰岸。

    室内鸦雀无声。街上,除了车音外再也无它声了。庭院里,鲷虫嘶叫,已是深秋了,仅能听见它的聒噪。一听这声音,便可知道这鲷虫是对于死亡临近的焦躁。

    时间在无声地流逝。

    近十一点了。原田已解除了紧张。那男子不会来了吧。原田知道一直被跟踪着的,所以留了一个破绽。对手不是一个乘虚而入的人,若要袭击,那一定是会使你感到意外的袭击。

    这样一考虑,便准备睡了。这时原田听见微弱的声音。是不是有声响?那声响又象是夜气在摇曳似的。

    原田悄悄地握着木刀。声响没了。似乎是有什么潜入了黑暗之中。全身的肌肉都抓紧了——

    是那男子!

    原田慢慢爬起来,潜入门后的阴晴处。压迫感在黑暗中解除了。这象是那男子身上发出的杀气。那男子也不知道潜藏在哪儿,一动不动。

    握木刀的手出汗了。一个多么可怕的对手!玄关的门锁着的,一声不响地就开了。又悄悄地熔化在黑暗之中,这是不寻常的技术。倘若不是神经高度集中,是不会察觉的——

    峰岸察觉了吗?

    原田调整了呼吸。那男子的位置不知道,不能随意乱动,一动就可能要挨枪弹。自信心在手持枪支的人身上是有的。哪怕对手是两人、三人也好,无论何处都可以射击。可以断定他一定会来的。

    那男子如同冥暗中的幽灵。

    谁都站着不动。几分钟过去了——

    是耳听虚了吗?

    感觉渐渐地淡薄了。黑暗象是挟着异物似的一晃,又再度恢复到先前的状态。

    不能动!黑暗中虽无异常感觉,可那男子也许就在其中。三十分钟也好,一小时也好,一动不动,这可能是弄清对手所在的一种战术,倘若等不耐烦而一开门,那不如在何处就会飞来枪弹。

    峰岸也是如此吗?他当然也应该感到了先前的动静,可也不能动。动了,就是死亡。现在,形成三人互相窥视的局面,无论哪方一动,就是死亡.那男子也许有动物般的嗅觉,已闻到在会客室和书斋中部潜藏有人了吧?

    十分钟过去了。

    二十分钟过去了。

    依然处于三人相互窥视的局面。

    原田感到中那男子的计策了,自己设下的圈套,可能会自食其果。倘若那男子确实潜入了,情况就是这样。那男子如果觉察到这点,立刻就占优势了。关于这点,也许那男子从最初就觉察到了,所以才毫不踌躇地进入这一圈套。

    又是十分钟、二十分钟过去了。

    原田的身体已僵硬了。

    毅然决然地出去吧——原田屡次这样想。要和这隐藏的男子在黑暗中较量毅力,那就要在这种状态中去迎接黎明。但是,原田没有动。不,是不能动。在这里,愚蠢地一动,那等待的无疑就是死亡。

    砰!可怕的声响划破了寂静的夜晚。

    声音是从会客室传来的。那声音如同什么家具倒下了。仅仅一声又重新沉默了。原田出来了。没有听见枪声,是峰岸被击中了吗?被击中后倒在桌上……

    原田晕眩了。

    29

    从会客室射来了光亮。

    亮光中出来一个男子。原田义之以突刺的姿势冲了进去。

    “住手!混蛋,是我。”

    峰岸叫喊。

    原田在峰岸说话之前就停了,因为已经注意到是峰岸。倘若再迟片刻,峰岸的脑部或腹部就会被戳穿。这次,原田是孤法一掷,使出了浑身的力气。

    “那家伙,怎样了?”

    “在那儿。”

    峰岸捋着下巴。

    男子倒在会客室,如同断了气似的。胳膊反在背后,双腕被手铐铐着。

    “真利索呀……”

    “这个,是职业嘛。”

    峰岸倒了杯水,喝了。

    “知道他潜入了吗?”

    “知道。这家伙,在门前站了约三十分钟,然后才慢慢开门。仅开门就用了五分钟。可怕的家伙,一身寒气。”

    “那,挨打了?”

    “是手枪。”

    “真危险呐。”

    “是的。”峰岸点点头。“谁成了他的目标,百分之百的没救了。这家伙,真是死神。我在等待的时候,就觉得死到临头了。”

    说着,峰岸用脚踢着那男子的胸,而且将杯子里的水倒在他的脸上。

    男子醒了,慢慢地抬起身子,用深凹的眼睛看着原田和峰岸。

    “杀吧。”

    男子声音混浊。

    “交给你了。”

    峰岸坐在沙发上。

    “别开腔。我要审问这家伙。”

    “知道。”

    峰岸拿来威士忌。

    “喂,什么名字?”

    原田把木刀放在他的面前。

    “杀吧。”

    男子紧闭双目。灯光映在削瘦而高耸的颧骨上,一幅险恶的容貌,宛如死神一般。

    原田把木刀捅进了男子的右肩。

    男子痛苦万状地呻吟起来。

    “名字?”

    “宗方叶。”

    “是职业杀人犯吗?”

    “是这么叫的。”

    宗方的额头上冒出了痛苦的汗珠。

    “杀害我父亲和侮辱杀害我妹妹的,是你吗?”

    “是。”

    男子脸色苍白地点点头,双目紧闭。打算逃跑吗?原由对于男子的表情感到困惑不解。

    “在行凶现场,来了个女人,是野麦凉子。你射击,子弹击中了什么部位?”

    “右腕。”

    “野麦凉子就那样被美国人的车带走了。那个美国人,是你的同谋吗?”

    “不是,我没与任何人同谋。”

    右肩凹下去了。被木刀一击。锁骨折断了。然而,宗方连眉头也没皱,闭着眼睛约眼窝深深地凹下。

    “北条正夫,关根广一也是你杀的!”

    “是的。”

    “受谁的指使?”

    “这个,不能说。”

    “不说?不给你点儿颜色,你不知道厉害。”

    “杀吧。”

    声音嘶哑了。

    “是吗?……”

    宗方已感到死到临头了。这是一个不轻易开口的男子。

    “腿伸出来。”

    宗方伸出了双腿。原田用木刀向右腿胫部一闪,响起了可怕的声音。宗方的身体向后一仰,倒了下去。

    “可能没有用,”峰岸插话说。“就算是吐了,也是受根来组的指使吧。这男子可能不知道岛中和中冈。”

    “可能是。但……”

    原田把宗方提起来,使他苏醒。唯一的希望就是宗方的目供。必须从这男子身上得到点儿什么……

    “不行……不说,左腿也要撇了。”

    “杀、杀、了、吧,”宗方呻吟着,咬紧牙关。“杀、杀、吧”

    “不。”

    原田用木刀敲打着他的脚趾甲,响起了钝闷的声音,骨头如同敲碎了似的.宗方又昏过去了。

    原田擦了擦汗,挥动着木刀不禁怒火中烧。这个男子杀了北条,杀了关根,又枪击了正想逃亡的父亲,并在他眼前残酷地凌辱了妹妹,再杀死了她,还向野麦凉了开了枪,再者就是把原田本人也作为目标,再次闯进了原田家。

    这男子决不能饶恕!

    锁骨碎了,手腕碎了,腿也碎了,即便是不折磨死也不能康复了。

    原田又提起了宗方。他也知道是自己把宗方弄成这副模样的。在这个形象中,他看见了妹妹全裸的尸体。

    原田已经变态,忘记了峰岸正在看着自己。

    “杀、杀……”

    宗方嘟哝着。

    “不!受谁的指使?”

    原田疯狂也挥动着木刀。

    “没,用、用——杀、吧。”

    声音渐渐消失了。

    “不说吗?”

    原田用木刀在宗方的耳朵上一闪——

    杀了他!

    原田这样打算。

    宗方的身体倒下了,耳朵裂开了,血喷出来了。血,覆满了宗方的脸,滴到绒毯上,渗湿了一大片。

    原田疯狂地挥动着木刀,连自己也不能抑制的凶暴残忍支配了一切。

    “还是停止吧。”

    是峰岸的声音。这声音使原田苏醒过来,突然想起烽岸是搜查员。

    “宗方死了。”

    峰岸话语冷静。

    “死了……”

    “是的。”

    “……”

    原田踢了宗方一脚,使他仰面朝天。宗方确实已停止呼吸了,不仅是耳朵撕裂了,好象连头盖骨也碎了。

    扔下木刀,原田坐下来,手好象感到还在握着木刀似的。

    双手抱着威士忌酒瓶痛饮。

    “逮捕我吗?”

    喉头在燃烧,胃也在燃烧,全身都异样地热,一种粗暴的东西沸腾起来了。倘若峰岸要说逮捕的话,那就与他拼了。

    “不。”

    “为什么!为什么——”

    “冷静一点儿。”

    峰岸拿下了瓶子,往自己的杯里斟。原田的脸上,浮泛着疯狂的表情。

    “我不是作为警官来的。若是那样,就不会允许你乱搞了。”

    “那是为什么?”

    峰岸的话不能理解。为什么,峰岸仅仅是观望这一杀人过程?

    “这个男人若是凶手,那我也有杀意。季美已和我订婚,对我说来,惩办凶手也是义不容辞的义务。”

    “那么,从最初起就有杀意?”

    “是的。”

    “真令人吃惊!这么说,准备辞去警察职务了?”

    “不,不能辞。”

    “……”

    “把尸体扔到什么地方吧,我开始就认为不可能从这男子身上得到什么情报。即或是能得到什么,那也仅是根来组的名字。就算以唆使杀人的罪名逮捕了根来组的什么人,不知道的还是不知道。要想追溯到岛中和中冈,那不可能。就是判决了这男子也无益,再说,这男子也决不会认罪而接受判决。证据没有。他在这里老老实实坦白的,那时也可以说成是由于我们想杀他所致。这家伙也知道死到临头了。这叫罪有应得,死有余辜,也免去了我许多麻烦。”

    “……”

    原田看着峰岸。峰岸还具有如此激烈的性格,这是原田未曾预料到的。

    “再说,杀掉这男子还有一个原因,要是知道这家伙被捕了,我会受到来自各方面的种种压力,岛中和中冈也会受到更好的保护,这样就永远不能复仇。弄得不好,不,即便没有什么不好,这男子也会无罪释放的。上绞架的,是横田——基于上述原因,逮捕这男子是拙笨的。但是,也不能放,那只有复仇了。”

    “你也是打算无论走到何种地步,也要把岛中和中冈作为复仇的目标吗?”

    “正是这样。卑鄙龌龊的是指使人。我就是这脾气,只要认准了,就要走到底。”

    峰岸用豹子一般的阴郁目光望着宗方。

    “是吗?……”

    原田也望着宗方。已不再流血了。哪张面孔周围的绒毯,由于吸了血而发黑,使人感到,那血的颜色暗示这一个解不开的谜。

    “可是,唯一的证人叫我杀了,再也不能拿住岛中和中冈了。”

    “是件极其复杂的事情。尽管如此,这男子活着也没有益处。天无绝人之路。我再秘密调查野麦凉子的下落。”

    “野麦凉子——她还活着?”

    “不清楚。如果还活着,当然可以得到情报。若被杀了,那再……”

    “情报从哪儿得到呢?”

    “这不能说。某组织和中央情报局保持有秘密联系。不仅是野麦凉予的消息,还有中央情报局为何要介入并对库拉西岛感兴趣,这个情报也可能得到。”

    “是吗?”

    “你正面突破‘热带传染病研究所’,即使是没留下记录,也可找到当时在军队要害部门的入。一点一点地追,不会毫无收获的。我这边再收集别的情况。只要踏踏实实地反复追查,总会得到的。

    峰岸站了起来。

    “喂,到哪儿去?”

    原田交互地看着峰岸和死去的宗方。

    “一小时后来个车。善始善终嘛。”

    峰岸丢下话便出了房门。

    原田边听着峰岸出玄关的声音,边看着宗方。太便宜他了,虽然报了仇,应驱散的怨恨,应出现的舒畅都没有。非但没有充实,反而可以说增加了空虚感。

    “岛中和中冈……”

    原田嘟哝着。

    罪魁祸首是那两人,宗方只是蝼蚁之辈。在幕后操纵根来组、操纵宗方的是些痴醉于丑恶肮脏性生活的人。只有复仇的利刃指向那为保全自身而随意践踏弱者的两个超级人物,空虚方能填平。

    战斗,从这里开始。

    30

    九月二十九日。

    原田义之连续奔走了多日。

    为查明库拉西岛的热带传染病研究所的真象,他八方寻求,可是无论哪里,都没有透出一丝解明真象的曙光。

    已访问过许多在旧军队中枢部、特别是还活着的为数不多的南方派遣军军官,其中不乏有将校级的人物。但是,谁也不知道库拉西岛热带传染病研究所的事倩。

    在厚生省查阅了旧南洋厅的资料,仅仅得知热带传梁病研究所是开战那年被陆军接收,同时,接收以前研究所的原全部人员都撤离了。

    调查异常艰难。原田又会见了在N报社资料室工作的尾形。

    “你可以了解一下战友会的名册,怎么样?”

    尾形这样说。

    “战友会名册,什么地方的?”

    “包括库拉西岛那一带,被派遣的是陆军五一八师团,各师团部有防疫给水部,其主要职能是确保防疫和军队食用水,再者就是兵要地志的制作。兵要地志就是作战地域的详细图,各军队分布等。这些姑且不论,五一八师团防疫给水部应该知道其势力围内的热带传染病研究所的事,这是可以肯定的吧?”

    “那个战友会名册,在什么地方可以见到呢?”

    “在厚生省有全国的战友会名簿。到那儿查阅,要寻找有关防疫给水部,不就容易了吗?”

    “太感谢了!”

    “可你为什么如此热心于此呢?”

    尾形露出迷惑不解的神色。

    “是的,要想干出点什么,就非得钻进去不可。”

    原田苦笑了。

    出了资料室,向厚生省走去。

    出了厚生省,已是黄昏时分了。

    原田得到了一个人的住址——

    户恒保道。

    是世田谷区“世田谷成人病医疗中心”的院长,原兵籍是陆军第五一八师团的军医少佐防疫给水部部长,战败后从西加罗林群岛的佩累利乌岛复员。

    原田给户恒院长挂电话说希望会见,户恒听说原田是医师,就答应了。

    晚上八点,原田拜访了户恒的宅邸。户恒住在经堂的高级住宅街,是座相当豪华的宅邸。

    被引进会客室。

    户恒进来了,年龄六旬,体魄矮小,容貌和蔼而略带微笑。

    “请坐,和您见面很高兴。听说您想知道战争中的事情,是吗?”

    “先生曾是五一八师团防疫给水部部长吧。”

    “是的。你知道得很清楚。”

    “在厚生省调查时得知的。”

    “是吗?”

    户恒的身体深深凹进沙发,作出一种不拘礼节的姿态。

    “现有一事相求。我想调查一下设在库拉西岛那座热带传染病研究所的真实情况。”

    “哦,哦。”

    “《饥饿岛》一书作者——N报社的尾形先生您知道吗?”

    “知道,因为买了这本书。”

    “从那位尾形先生开始,到防卫厅战史室,厚生省,南方派遣军的军官们,我逐一进行了调查,可都不知道热带传染病研究所的情况。现在的情况怎样呢?在研究所服务的军队名册没有。就是说。研究所从战史上被抹掉了。那么,作为当时第五一八师团防疫给水部部长的先生您,不会不知道吧?……”

    原田中断了谈话,窥视着户恒的表情。户恒的面部神色并无特别的变化。

    “是库拉西岛的热带传染病研究所吗?有关那个研究所的事,连我也不太清楚。”

    户恒衔着烟回答。

    “您不知道?”

    “是的。传染病研究所,确实是归我们防疫给水部管辖。可是,那个研究所是例外,指挥系统不同。”

    “那么,照你所说,那个研究所不是归第五一八师团管辖……”

    “是的。我被派遣到第五一八师团防疫给水部,是在昭和十八年底。当时,师团长告之,热带传染病研究所不在管辖之内,所以不过问。”

    “不过,那一带的岛屿是五一八师团的守备区域吧?”

    “是的。”

    “这么说,那是陆军的直辖组织……为什么……”

    “我想不是吧?”

    回答好象并不自信。

    “那种直辖组织,在陆军中有吗?”

    “我实在是……”户恒摇摇头。“按照常识,应归南方派遣军医务局所属,或者是陆军省直辖吧?关于这些,我就不清楚了。可是,难道连记录也没留下吗?”

    “是的,无论什么地方,都没有库拉西岛那个研究所的记录。”

    “真奇怪……”户恒歪着头。“虽然不能认为那是个重要的研究所……”

    “当时的五一八师团长现在还在吗?”

    原田认为,倘若是师团长,那也许知道。热带传染病研究所是否归陆军省直辖,目前尚不明了。但这是极其机密的。这一点可以肯定。姑且认为师团长也不知道内情,可指挥系统是一定知道的。从那儿也许可以追溯。

    “师团长在战后病死了。并且,师团参谋长等主要军官在对盟军的登陆作战时也都战死了。反正,那是一个随着战局的恶化而临时拼凑起来的师团,所以师团的番号数字大,正常的兵器没有,有的士兵连训练都没有参加过就上了战场。”

    “是这样……”

    原田有气无力地点点头。

    “那么说——不,这事对您有什么用处吗?……”户恒比较客气地问。“我因为防疫给水部的工作关系,曾调查过库拉西岛。那时。从配备给库拉西岛守备部队的军医那里,听说过一丁半点的那个研究所的事。”

    户恒向空中远眺。

    “是什么样的事呢?”

    “我记得大概是在昭和十九年去的岛上。当时,盟军的蛙跳作战已经开始,马绍尔群岛的库泽林刚失守,战局急转直下,库拉西岛的饥饿状况日益严重。那个军医说,守备部队没有补给物资,士兵们认为研究所内当然储备有粮食,因而引起骚乱。那军医问我,那个研究所到底是研究什么的。”

    “……”

    “问题在于,士兵们怎么会认为研究所储藏粮食,这是什么道理?”

    “……”

    原田无言地望着户恒。

    “这话要追溯到开战之始.研究所被陆军接收后,听说海军的‘二式大艇’经常飞到研究所来。”

    “海军?”

    “是的。那时库拉西岛上的飞机跑道当然还在,可研究所被湿地隔开。不知是否是这个原因,二式大艇有时在研究所前面的海面上降落,但一律在夜间。”

    “在夜间……”

    “是的,夜间来,夜间又去,一定是运来什么又运走什么。所以,士兵们就想到研究所里有粮食之类的。据说这一疑惑被驻岛守备队长否定了。随着战局的恶化,二式大艇也销声匿迹了。”

    “若说到海军的二式大艇,那研究所是受陆海军的支持在研究什么了?”

    “我就是这么听说的。哦,我所知道的,只有这些。”

    “哦。”

    原田小声说着,点点头。

    出了户恒宅邸,不到九点。

    向车站走去。原田边走边感到,这谈真是越调查越高深莫测,扑朔迷离。这个库拉西岛的热带传染病研究所,你越是调查,似乎距它的真实面目就越发遥远。

    守备师团防疫给水部部长不知道,师团长也不过问,南方派遣军,陆军省,还有大本营都没有记录,战后的战史也抹掉了它的存在、这座研究所——

    原田有一种深深的绝望感。他醒悟到;在此以前的一切调查都是徒劳的,蓄谋抹掉的东西,在三十多年后的今天,依靠个人的力量是不能再重新崛起了。

    研究所是由军队中枢部某个机关极其秘密地开设,又极其秘密的锁闭了。全体所员在库拉西岛饿死的幌子下消失了,研究所也消失了,仅是岛中大佐和中冈大佐悄悄回国了。然而,原田光政和他的三个伙伴在一切都消失之前逃脱了。

    能够想象的只有这些。

    这些想象是不能公诸于世的。

    一切一切都随着战局恶化而消失了。

    “只能直接行动了吧?”

    原田嘟哝着——




目录 :http://yeyeclub.com/home.php?mod=space&uid=17&do=blog&id=15417



鲜花

支持

搞笑

难过

路过

迷惑

雷倒

砸蛋

上一篇: 《不归的复仇者》第七章
下一篇: 《不归的复仇者》第五章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GMT-8, 2018-5-20 09:47 AM   美国太平洋标准时间 (非夏令时)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3 - 2016   夜夜城   yeyeClub.com

返回顶部